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威尼斯人平台 >> 莘莘学子 >> 蒲钟文学社 >> 正文
满园寂静,古寺梅香
【字体: 】【作者:文 / 七(10)黄至颖/来源: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   梅峰寺的梅花,开了……
   那是南城烟云里的古寺,
   那是吟哦诗词里的梅香。
   沉闷的古寺前,砌了利利落落的一沓石阶,铁门里锁了一院清寒,削发为僧的僧人早已看淡了红尘,落得满院寂静柳色梅香。红墙青瓦,
一路梅香不负依,正是逢春,却似乎是那冻红了的枝丫,在一卷墨色上点了欲滴的朱色,但又好像是只见梅花不见人了。像用胭脂勾勒出绝美
的梅花仙人,淡淡然地看着春寒里裹上大衣往来着的行人,冻红了的脸颊比那羞怯的粉梅更娇艳,孑然倩寒的艳逸身姿,如梦羞花。
   燃起了嫣红的枝头肆意地淀放,红的白的,只把人儿映得更好看。
   淡淡幽幽的梅香,一点一点侵蚀着嗅觉,昨夜霜寒落下的一地残红,不禁也想起那些花开花落的故事。他日的林黛玉拾了花锄,弱柳般的身
姿立在湖畔,衣袖猎猎舞动,似乎几许寒内就能把她卷去,她葬花、叹花,轻曼的身影似仙。
   不禁为那样细腻的女子涕泪,又再为那寂然盛败的梅花所叹。那样美的景,定能搏你我一声赞叹,也不怪历代诗人都为它不惜笔墨。
  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
   那是南城烟云里的古寺,那是吟哦诗词里的梅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