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威尼斯人平台 >> 莘莘学子 >> 蒲钟文学社 >> 正文
路的尽头
【字体: 】【作者:文 / 李名雨/来源: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   “路的尽头究竟是什么?”阿恒深吸了口气,迈开了自己的步伐。
    阿恒天生是命喘的。生下来时就一直生病,瘦瘦的,药一直停不下来。 爷爷有一次带他去无花山。他是在那里第一次晕倒的,纵然爷爷是个医生也 束手无策,醒来后他便一直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。只记得似乎有棵异常翠绿的无花果树,但周围的人都告诉他无花山是座一棵无花果树也没有的山。
    阿青指着地图问阿恒:“去过无花山吗?”
   “去过。”
   “那,周六你带我去吧?”
    没等阿衡回答,她已经离开。
    周六一早阿衡便被拽去公交站。上了车后,车子越开越远,两侧开始出现了连片连片绿油油的大山。他们踩着前人走出来的道路,一路静谧无声。
    突然就消失了阿青的身影。
    阿恒一下子慌了,“阿青?”他一边叫喊着一边找寻,却看见了藏在三棵柳树后的黑暗,发现那竟是个山洞。
   他犹豫了一下,走了进去。
   洞里并不黑暗,越往里走反而越亮。山壁上绕着暗绿色的茎蔓。在路的尽头,竟是一棵无花果树!
   他一瞬间想起了小时爷爷带他来的一切记忆。他上树摘了一个果子,就昏了过去。这一次,他的脚下滚落着一个无花果,他捡了起来,没有昏过去。他将它掰开,咬了一口,涩涩的,不是很甜。刚咽下去,眩晕感就袭了过来。
   “阿恒,阿恒!”迷迷糊糊中,他看到了阿青的脸,他坐了起来,“阿青,你去哪儿了啊?”
   “我一直都在你后面啊,你走着走着昏了过去,吓死我了。”
两个人沿着原路走了回去。回到家后他便开始持续高烧,烧了一个星期,这场病让他在模糊中更彻底地想起了九岁那年的记忆。
周一返校上课,他听见古板无趣的语文老师在念一首诗:
   “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
   旧江板没一条
   秋水长天人过少
   冷清清的落照
   剩一树柳弯腰。”
   底下的同学们闹成一片,阿恒却想起了无花果山里的那棵只有自己见得到的无花果树。
   全世界的光都从葳蕤的树冠里漏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