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威尼斯人平台 >> 莘莘学子 >> 蒲钟文学社 >> 正文
藏区二湖
【字体: 】【作者:文/关昊/来源: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
二零一三年的六月份,我揣着兜里的两千块钱,和三个朋友在拉萨开始了徒步行程。我们沿滇藏公路蒙起头走,两个多月的时间,终于在六盘水结束了步行。九月中旬回的成都。

    一路下来,最有意思的是藏区那两个湖。我一下子说不出太复杂的东西,总之就像韩红那首歌里唱的:人间的天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青海湖

    看见青海湖,是在219国道边上。

    我们正沿公路行进,同伴忽地高呼:山坡上有牛羊!我一瞧,成堆的牛羊不知从何处翻上来,自山坡头跃下,山坡的青绿间涌起灰白的波浪。我们向着牛羊飞出的地方疯跑,几个人一咕噜地窜上山坡。

    山坡背后,是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处,非绿即蓝,颜色纯得过世间最好的染料。其间偶有星点,散漫地闪烁着。眯眼细看,发现那是数不清的牛与羊;再靠近些,渺小的我们便真的陷在了画中了。青海湖很大,欲穷其尽只是痴想;青海湖更亮,柔着亮,像是水底在发光。由坡上看下去,那就是一片被胡乱嵌进草原的天空。

到了夜里,过路人们都聚在一块,生了火,围着光亮又唱又跳。喝酒啊,吃肉啊——那可都是最好的牛羊,白进了我们的肚子。这样的快乐,比青

海湖更美丽。

我们在青海湖足足逗留了三天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西藏神湖

    如果我没记错,神湖的名字叫“拉姆纳措”,这是我此生听说过的最玄乎的地方。据说在那里,人能从湖水中找寻回自己的前世今生。转世的达摩灵童寻求召示,便是在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们在乃东县听说的神湖,隔着二百公里路当即调了头,往神湖进发。我是领头的,一有顺风车就拦,四天硬是走完了两百公里。到了离神湖最近的县城,一行人都懵了:神湖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地方,而我们所踩的土地,仅有四千多米高。

    还能如何呢?寻路登山吧。

    逢着泥石流,上山的路全被捣得稀烂。我们趟着雪水,搭着拖拉机抖完了最先的一段路程。

    下了拖拉机,前头只有泥水乱石。我掏钱请藏民指路,他领我们上了条小道,貌似是当地人采虫草踏出的路。

    那简直是最危险的一程。森林小路是货真价实的无人区,没路标牌没信号,出了事情唯有曝尸荒野。森林里的猴子最野,它们追着你荡,抢你的东西;我献出了我身上全部的干粮,还险些被猴子伤到。

那也是最美的一程。不计其数的

森林、雪山与瀑布,这么说吧,你只

要举起相机,随便瞎拍,都是人世间绝美的景色。

    那里没有垃圾这种东西,但一路上飘扬着各种颜色的巾幡——那是朝圣的信徒们一路挂上山的。我最爱的是藏红色巾幡,估计是因为它所代表的无往信仰吧。

    从海拔四千米到五千米,我们用了九天上山。

    面对神湖时,我的心情平静得过分。神湖不大,一眼过去能勉强收揽其观;最奇的是那湖水的位置:湖水呈月弯形,高高地悬在山巅之上,像是山巅上的一面明镜,悄然流转。真好。真美!

    临着那块照亮前世今生的镜子,我不由得有些迟疑。一步一步上前,

我望见了湖水中的那个自己——什么

变化也没有。按当地人的说法,应该是我还不够虔诚吧。噢......

    我用湖水洗了把脸,清爽!不过现在下山的问题又来了,我们可不能在这冻死。可能人生的意义,就是探求这样的未知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最后

    最后?最后我自然是好好的回来了。(因为高原辐射强,发际线向后退了一圈)路上太多的心理感受,本来说到家后写篇后记,但因为各种感受多而杂,就一下写不出来。不过,你既然要写,那就带着向往去写吧!记得写完给我瞧瞧!

   (本文由刘文口述,关昊改写而成。口述者是笔者舅舅。文章展现的只是旅途中非常小的一部分,并可能与实际有所偏差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