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威尼斯人平台 >> 莘莘学子 >> 蒲钟文学社 >> 正文
长安
【字体: 】【作者:文/陈炎/来源: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
    天汗元年,临河城。

  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钩。大漠的美,就在于它豪迈的气概。四十多年来,匈奴与大汉的边境向来狼烟四起,烽火不歇。文景之治后,大汉的力量空前强大。内乱迭起的匈奴自顾不暇,这个曾经气势汹汹的游牧民族终于向自己多年的对手——大汉,低下了不可一世的头颅。

时九月,苏武官拜中郎将,奉武帝诏出使匈奴,带去丰厚礼物,并护送匈奴使者出关。不料,新即位的单于忌惮大汉兵力,为牵制大汉进攻的脚步,争取时间巩固内部以反戈一击,假借两国和平通使的契机,囚禁了来自远方的苏武一行人。为留住人才,单于对苏武从起初的好言好语,威逼利诱,到后来的断水绝粮,棍棒相加......一面是高官厚禄,一面是赤胆忠心,苏武又该如何选择?

  “不。”他坚定地抬眸,正气凛然。

  “那好,待公羊生了小羊,我就放你回去。”单于不住地冷笑,那笑声格外地刺耳,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苏武的心。

如海涛般起伏的苍山绵延千里,如鲜血般殷红的残阳迷醉人心。凛冽的西风声,凄厉的雁叫声,铿锵的马蹄声,急促的脚步声,伴随着断断续续、呜咽酸涩的喇叭声,混杂着单于得意的冷笑声和那奸邪小人无知的嘲讽声,都盘旋在他的脑子里,久久不去。

清晨,关外的北海有着与大汉土地不一样的景色,白云和流雪将天空浸染成最纯净的白。这种白,就像苏武的心一样,澄澈的寂寞,无声的寂寞。

入夜,天地间一片死寂,黑压压的云笼罩在美丽的北海上,此刻这片迷人的湖泊在阴冷月光的照耀下,美得醉人,却也让人感到阵阵寒意。

于是他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在这片了无人烟的土地上放着羊,研究着公羊生小羊的难题。渴了,捧雪止渴;饿了,吞毡充饥。食不果腹,身无完衣,等到幕夜降临,便栖身在岌岌可危的山洞里,守着属于他的一方天地。

十九载啊!那别繁华京都远渡万里的壮士,难道不期盼功名利禄,妻妾成群?难道不惧怕风吹日晒,孑孓独行?然而,不论面临着怎样的为难,如何的凶险,不变的,是一颗热忱的赤子之心。一切的坚守,都只为心中那不朽的契约:他心潮澎湃的,他朝思暮想的,是他心目中的太阳——那远隔千山的长安,那触碰不到的远方啊!

  是啊,他的诚心感动了上天,南飞的雁儿为大汉捎去了使者的消息。他终于,终于回到了长安,回到那梦里曾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。他的持节不屈,助他位列麒麟阁。他是大汉的英雄,历史的英雄,为后世瞻仰。

当流放北海十九载的传奇褪色,留下了一页泛黄的史册,苏武留给我们的,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背影:紧握着旌节,步履坚定地立于关外,深情地凝望着远方那最炽热的土地,就算寒风刺骨,烈焰焚身,依旧无怨无悔,不离不弃。

身陷囹圄,心怀远方;纵然远方,素履以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