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威尼斯人平台 >> 莘莘学子 >> 蒲钟文学社 >> 正文
经纬之间
【字体: 】【作者:/来源: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
我也未曾亲眼见过如今日这般蓝的天空,在这个位于北纬24°56′-26°34′之间,没有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,风吹草低见牛羊,也没有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,游人只合江南老的城市。除却经过艺术修饰加工的美得“精雕细琢”却终于过分失真的图片,除却自别人言语里知晓的他的故乡的浪淘声里那种风过了无痕,倾其所有的蓝。

 

当我从一上午遮天蔽日,人头攒动的教室走廊里走出来,迎面相逢那般清澈澄明的天空,整个人几欲晕眩倾倒。那一刹,所有有关蓝色的形容词在我的脑海里喷薄涌现,宝蓝色,孔雀蓝,普鲁士蓝,瓦蓝,明蓝,而归根结底,我终究只觉得无以言表。如果硬生生让我倾诉形容,我反而觉得最返朴归真,最司空见惯,最为人所信手拈来的“蔚蓝”和“湛蓝”反而更贴近我心意。那种清明,那种轻盈,那种通透,那种明澈,着实唯有“蔚蓝”和“湛蓝”才能描摹一二。

彼时我心底,真的仿佛升华起一种感动。而所有的语言都是彼时彼地的执迷。我根本只想一语不发,护持此时此刻淡淡轻蓝色的忧郁。

 

你我也曾是那样一尘不染的孩子。你我也曾不识七情不解六欲,你我也曾语出天真,令人惊讶至雀跃,或者叹惋至黯然,比如校门口咖啡店主那个活泼灵动无比的小女孩,对着我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,像手枪瞄准的姿势,然而她一脸稚趣地告诉我:“这是西兰花的树枝。”也只有小孩子才能有这般妙趣横生,令人措手不及的形容,也只有小孩子才敢于这般出言“不俗”,这般天马行空,也直言不讳。

 

而我终于碧玉生瑕,终于学会落泪,像电影里的安生,终于在心底密密麻麻地种满了想念,像犁开一亩两亩纵横错落的田,终于学着掩饰,学着若无其事,学着将流泪当作一场再自然不过的出汗,和情绪无关,和寂寞不染。

 

而假若你在,我们真应该并肩,观赏这般得来不易,叫人满心欢喜的天天天蓝。

 

我似应感激昨夜那一场满盈的豪雨。我坐在阳台上,伸出手掌,接受清凉的雨丝的抚慰。看着远处半空中因为人间灯光的折射而制造的飘渺云雾,笼罩着尘世的高楼,仿佛怀拥着一座海市蜃楼。一切真实而朦胧,遥远而亲切,隔绝而幽

美。如传闻中的冰岛的极光,如幻梦中的黄昏时分玫瑰红天空岑寂的西藏,如那个与我灵魂神交的陌生的独自深居的长发寂寥女生,如经过我身畔来来去去的人说过的光怪陆离的,真心抑或假意,虚与犹自委蛇的片言只语,如一切不可望不可即,或者说,三分在心里意里,而有七分在云里雾里的幻影。

 

我享受着瓢泼大雨带来的宁谧感觉,然而尘世间,不知道多少地方正因为这样漫漶而泛滥的雨而焦头烂额,而多灾多难。我只但愿,并且心怀期冀,淫雨霏霏之后,终归飞霞漫天。

忆起岁月神偷,在远方轻轻吟唱:    

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
晴时有风阴有时雨
争不过朝夕
又念着往昔
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

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
好的坏的都是风景
别怪我贪心
只是不愿醒
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
看云淡风轻

愿你一切都好!